#

 

 

「嗯呃?」车学沇眯着眼睛伸了个懒腰,接着映入眼帘的是郑泽云的睡颜,好奇地车学沇慢慢靠近郑泽云,本来已经醒的郑泽云在车学沇靠近的同时立刻起了身,车学沇吓得差点从床上跌了下来但好在郑泽云机灵抓住车学沇。「没受伤吧?」郑泽云细心的检查车学沇身上有没有伤口,而车学沇因为郑泽云的动作愣住了。「呀,车学沇。」郑泽云看车学沇没反应。突如其来的爆粟,车学沇叫了一声然后捂住自己的额头怨恨地看着眼前的罪魁祸首,可后者却一脸悠哉地下床。「起身梳洗下,老金應該準備好早餐了」車學沇應了一聲,然後屁顛屁顛地走到浴室,車學沇并不知道自己的嘴角微微上揚。

 

 

下午的天氣異常晴朗,車學沇說想出去走走,鄭澤云也答應車學沇然後帶他到市中心逛逛。「那個澤云其實你不用陪我的」車學沇看著也跟著下車的鄭澤云說,「我也想逛逛。」鄭澤云這樣說,車學沇也妥協了。因為剛好是假日,市中心非常擁擠,鄭澤云擔心車學沇走失所以牽起了車學沇的手,這個舉動讓車學沇臉不知覺地熱了起來。一路上,車學沇都一言不發,直到走到了人煙稀少的地方。車學沇突然停下腳步,手捂住正在“抗議”的肚子,「怎麼了?」鄭澤云看著身後的車學沇,車學沇依然低著頭,手還是捂著肚子。鄭澤云貌似知道車學沇餓了,手再次牽起車學沇,在人煙不多地方好不容易一間別有風味的餐廳。「想吃什麼?」鄭澤云優雅地翻著菜單,然後抬頭看了看坐在前面的車學沇。只見車學沇皺起眉頭,剛想說什麼車學沇說「澤云想吃什麼就點什麼吧」隨後一臉微笑。「兩份牛排,七分熟。」說完鄭澤云合上菜單遞給身邊的服務員。

 

 

「很累嗎?」說話的是鄭澤云。「沒啊~今天很開心,謝謝澤云啊」車學沇滿足地笑著,他很久沒這樣笑著了。「開心就好~」鄭澤云一臉寵溺地摸摸車學沇的頭,殊不知一路上一直有人正在跟蹤他們。等兩人吃完已經是傍晚了,鄭澤云本來想一起打車回去可是車學沇卻執意要步行回去,鄭澤云只好順著車學沇的意一起步行回家。

「澤云啊…」車學沇突然開口

「嗯?」鄭澤云偏頭看向車學沇,只見車學沇抬起頭來然後又低了下去。

「沒事啦,哈哈」車學沇露出公式化的笑容,鄭澤云心疼地皺起好看眉頭。

「有事就說別藏在心裡。」車學沇只是點點頭并沒有把鄭澤云的話放在心上。

那份愛該不該告訴你。

 

 

這一路上兩人很有默契地不發一語,已經晚上了大街上依然那麼多人。車學沇突然被擺在店內櫥窗柜裡的精緻盒子吸引住,拋下鄭澤云獨自跑過去看看,而依然不知道還走在前頭的鄭澤云在發現車學沇不見時已經差不多到家裡了。「嘖,怎麼又亂走了…」鄭澤云毫不猶豫地跑了回去。

 

 

「嗚嗚,好想買下來」車學沇看著店裡的那個精緻盒子,想拉拉鄭澤云的手可是卻撲了個空。

咦,澤云呢?

這下車學沇慌了,四處張望想尋找那個熟悉的背影可到頭來的只是在大街上來來往往的情侶們。莫名的失落感湧了上來,車學沇的眼眶裡的淚水開始打轉,腦袋只是一片空白。

 

 

怎麼辦,澤云不見了。

 

 

在車學沇快慌張得顫抖時,肩上多了一件外套。抬頭一看,是鄭澤云。「澤云!」車學沇整個人緊抱著鄭澤云,鄭澤云也被車學沇給嚇著了,只是任由車學沇抱著。「我還以為你不見了…」車學沇悶悶的說,鄭澤云安撫似的撫摸車學沇順滑的頭毛,「我不會不見,以後也不會。」

「真的?」鄭澤云點頭。

 

 

「車學沇..」

「幹嘛?」車學沇抬起頭,只見鄭澤云的臉龐逐漸放大,然後嘴唇一片溫熱,車學沇的腦袋突然當機了。

怎麼回事?

「澤云,你…」車學沇看著鄭澤云那火熱的眼睛,剛剛怎麼了?「學沇,我們在一起吧。」砰,車學沇的理智瞬間斷了。這是…向我告白麼?「車學沇…」鄭澤云看著眼前愣住的人兒,嚇到了?「啊?」噗,果然嚇到了。「沒事,快回家吧。」說完,牽起車學沇的手,然後往鄭澤云的家走去。突然,車學沇懷住鄭澤云的腰接著說「我答應你!」,鄭澤云嘴角的笑意越發越強烈。

 

 

角落裡,那人緊捏手中的鋁罐然後把鋁罐給丟到垃圾桶里。那人突然邪惡地笑起來接著說,「車學沇你只能屬於我的。」

 

 

 

我說過我會一直陪伴你一輩子,一輩子都不離開你。

 

 

 

.TBC.

————————————

睡覺前來發一發

幸好趕得上

各位晚安嚕www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夕夕溫暖小窩ㅋㅋ

芒果狂熱飯夕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